河南投毒案15年后改判无罪 嫌犯听完判决泣不成声


2019年7月,阳江核电6号机组完成所有调试工作,具备商业运营条件,开始进行上网电量的统计。这标志着阳江核电六台规划机组全面投产。

李长青律师认为,该案存在诸多疑点:投毒动机说法多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同时,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自2004年入狱以来,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

国家核安全局要求,各核电厂营运单位吸取本次运行事件经验教训,开展冷源系统防控海生物检查,采取措施防范此类事件发生。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该案第四次开庭前,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但未检出毒鼠强,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他自己的供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因此,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国家核安全局日前公布了一起因海生物入侵导致反应堆跳堆的运行事件。

阳江核电站是中广核集团继大亚湾核电基地后在广东建设的第二个大型核电基地。项目采用CPR1000及其改进型技术,建设六台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机组,总投资近700亿元。

国家核安全局官网显示,3月24日,阳江核电厂4号机组处于满功率运行。由于海生物(毛虾群)进入海水循环水过滤系统,旋转滤网压差高导致2号海水循环水泵跳闸,工作人员按预案将该机组降功率至60万千瓦。

当天晚间,阳江核电4号机组状态满足运行技术规范要求,退出事故程序。机组稳定在热停堆状态。3月25日,该机组在对海生物(毛虾群)进行打捞后重新并网。

“该案存在诸多疑点。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吴春红本人称,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诱供下作出的。”李长青说。

2008年10月,商丘中院判处吴春红无期徒刑,河南高院于次年7月维持该判决。

随后,海水循环水过滤系统旋转滤网压差高导致1号海水循环水泵跳闸。两台海水循环水泵跳闸触发凝汽器故障信号,导致汽轮发电机组跳闸,触发反应堆紧急保护停堆,工作人员执行事故程序稳定机组。